图片来源:PATRICK T. FALLON / 法新社

证言

战地工作:你需要知道、了解、注意的事项

无论你是自由工作者还是正职员工,对所有必须前往战争地区并生存下来的记者来说,这份工作的风险都不容小觑。最重要的是要做好准备,不要低估这类任务的难度。

我们请到十名新闻记者讲述自己的经历并提供宝贵建议。

「事前仔细拟定所有计画」

RSF驻巴基斯坦代表Iqbal Khattak 

「出发前往任何危险区域进行采访前,一定要事先向你服务的媒体或你打算发表报导的媒体取得同意。接着要自问,你接受过的训练是否足以应付采访期间可能遇到的任何状况?你对这个地区有多熟悉?你对参与冲突的各方有多了解?如果遇到问题,你有什么应对机制?这些都必须事先安排好。每天向主管预先报告当天行程,并在收工后回报工作情形也很重要。」

「你一定要非常熟悉该地区的传统。对当地文化不敏感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严重麻烦。所以你应该要熟悉当地的穿着习惯、各种习俗和传统,并调整与人交谈的方式。」

「如果你计划前往危险禁区,你需要知道该区域由谁掌管,最好在出发前先征得掌管单位的同意。如果有多个团体自称已占领该区,那你得格外小心,因为这些团体之间可能会发生冲突,你有可能会进退两难。」

「别信任任何人」

France 2电视台资深记者Stéphanie Perez

「你应该尽量多了解各种资讯。打电话给人在当地的同行,请他们提供建议并推荐记者助理。多跟外交官(包括法国大使馆的外交官)交谈,他们可以在你快出发的时候告诉你该国的最新概况。」

「尽可能穿中性的衣着:宽裤、宽松衬衫或连身衣/裙,不要穿任何会显露身材曲线的衣服。保持团体行动,尽量待在男同事旁边,有男士在场可能可以防止一些苍蝇贴上来。」

「别信任任何人,随时随地保持警惕。就算表面上看起来最善良的人也有可能会对你不利。不要在晚上告诉司机你隔天要去哪里,这样他就有可能有时间告知他身边的人。坐进车子后再告诉他你要去哪里。不要一次告诉他一整天的行程,每次只告诉他接下来一小时的行程。你的当地助理很了解那个地方,所以你应该听他的话。当他觉得不对劲你们就应该掉头,不要把运气拿来赌。」

「在暴力示威活动或暴动期间,请戴上头盔以防被石块砸中。避开狭小巷道,记下主要道路的位置以方便逃生,记下必要时可以进去避难的店家。」

「我一向假设我们正被窃听和监视」

新闻杂志《新观察家》(l’Obs)资深记者Christophe Boltanski

「在任何危险环境中,你的当地助理都是重要关键。他不但是你的口译,还可以警告你任何危险。你应该选你信任的人。好司机和状况良好的车子也很重要。车子如果发生机械故障可能会有严重后果,如果发生在不对的地点,事情会更糟糕。最好不要贪小便宜。」

「互联网安全方面,我一向假设我们正被窃听和监视,上上策就是在出发前把所有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的东西都存在USB上,留在家里不要带去。采访期间,请确保你的笔记本绝不离身。你可以用代码或假名来保护消息来源。 」

「如果你在巴格达这种可能会被绑架的地方,最好不要事先安排跟任何人见面。访谈时也最好不要在同个地方待太久,停留半小时就离开。有时你必须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你觉得不那么自在,跟对方说『这样可以了,我得走了』就好,不必把事情搞大。」

「为了在出差期间维持稳定的家庭生活,我觉得每次都应该跟孩子聊聊你的任务,让他们放心。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寄照片给他们看你人在哪,看你住的旅馆、房间,还有跟谁在一起,让他们安心一点。」

「记者专用的秘密脸书社区」

RSF驻乌克兰代表

基辅NGO Institute of Mass Information所长Oksana Romaniuk

「我们在基辅的独立广场经历非常激烈的抗议活动。一开始我们叫记者用橘色徽章标识身分,但我们很快发现乌克兰警察利用这些橘色贴纸攻击当地记者,所以决定改印黑白的PRESS英文贴纸让记者贴在头盔或外套上。」

「结果警察就不敢开枪了,因为对方有可能是外国记者,他们不想惹麻烦…我们知道在某些情况下那样会有帮助。如果你在对记者有敌意的人群中,身上的身分标识应该可以要像贴纸一样可自由移除。」

「当然你也应该穿方便行动的鞋子、运动鞋才能跑。最早我们戴的是工地安全帽,如果被石头砸到可以保护你的头,但它很容易掉下来。在无国界记者组织的帮助下,我们购买了滑雪头盔。」

「这种头盔很完美,如果你被橡皮子弹和石头砸中它可以提供保护。我们还有可以挡橡皮子弹的防弹眼镜,可以抵御橡皮子弹,还有防催泪弹的面罩和防毒面具。我们为记者开了一个秘密的脸书社群:记者可以用手机查看自己的位置,发送警报并互相帮助。」

「绝对不要独自行动」

纪录片导演、电视记者、RSF董事会成员Paul-Stéphane Manier

「如果要我建议的话,就是绝对不要独自行动,一定要随队行动,不管是常规部队或反叛军,让对方对你的安全负责。如果你觉得当局千方百计要阻止你进入作战区,你可以放手一搏,想办法去到那里。」

「但你最好想办法确保对方知道你要过去,这样他们就不会以为你是假扮成记者偷带武器过去的敌军等。」

「当那些会为了抢你手表而杀害你的战士挡住你的路线,你应该保持低调,不要自作聪明,要耐心等待。一旦被关起来,你不知道自己会被关多久。」

「你应该表现出合作的态度,但绝对不可以供出那些说出来后会使他人受害的姓名和地址。你应该尽量把这些资讯背下来,通讯录里只留几个电话号码。不要带笔电或智慧型手机,尽量什么都不带。 」

「有一天采访工作进行到一半,一切都很顺利,但我脑里忽然响起警报,告诉我『小心,你的好运可能用完了』。之后我就不再报导战争。我永远不会知道当时的直觉是对是错,但至少我现在人还在这!」

「一定要意志坚强」

France 2电视台资深记者Martine Laroche-Joubert

「大部分的冲突地区都充满未知数。你应该跟相处融洽、对危险跟你有相同认知,你很信任,而且有难时可以依靠的摄影记者同行。两人都不应对对方施加任何压力,那样一定会导致灾难。带上合适的鞋子,保持体态,需要时才有办法跑。」 

「我去叙利亚前把iPhone关机留在土耳其,这样俄罗斯人支持的阿萨德(Bashar al-Assad)部队就无法用手机讯号追踪我。而且我用卫星电话连络编辑台的时候,每次都只讲10秒,挂断前都会说『我没事』。」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态。面对危险会害怕是很正常的。恐惧可以产生正确的反应,但千万不要惊慌。恐慌会传染,会让你做出错误的决定。你心理上要很坚强,跟同样坚强的人在一起。有时你可能必须躲藏好几个小时,无法动弹。你一定要能够在不惊慌的情况下耐心等待。」

「被囚禁时一定要想办法和狱卒打交道」

瑞典自由记者Martin Schibbye,他曾在衣索匹亚坐牢438天

「一定要有计划,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我和摄影师是在衣索匹亚报导追求独立的叛军时被捕的。我们之前就建立了一个系统,每24小时打一次电话回家报平安,如果我们失去音讯,家乡的同事就会有所警觉。 」

「结果真的有效。同事看到新闻得知我们被捕,马上把我们的电子邮件和社群媒体帐户密码改掉。这个方法很好,因为被拷问时你有可能会忍不住供出这些资讯。」

「被囚禁时,最重要的就是设法破冰,想办法跟狱卒建立个人连结,让他们把你当人看。因为足球是国际语言,我们一开始就跟对方聊足球,聊瑞典,聊伊布。」

「跟别人开玩笑,但不要质疑他们的权威性。配合对方。他们可以脱光你的衣服羞辱你,对你施以酷刑,但你可以决定自己是谁,这是他们无法剥夺的权利。你是记者,你可以客观思考之后要如何报导自己的遭遇。」

「想办法弄来纸笔做笔记,然后藏起来。不管牢房多小,想办法在里面做一些体能运动。你可以上下跳动,走八字型(这样就不会头昏眼花)。背诵诗歌还有唱歌都可以带给你力量。」

「受到威胁时一定要有国际支持网路」

调查记者兼RSF驻洪都拉斯代表Dina Meza

「洪都拉斯是个言论自由脆弱,记者被受到打压的地方。我工作的报社受到监视,我经常收到死亡威胁,家人也受到威胁。我的车子被破坏,我们的律师被杀害,我曾经好几次被迫搬家。我们家有一半的钱用在安全预防措施上。做这行很辛苦,但我怎能把这样的国家交给我的孩子呢?这就是让我继续下去的动力。」

「我确保自己永远不会落单,借此保护自己。我家外面有武装警卫。我从不用电子邮件或电话跟别人约见面,跟别人碰面前一定会先取出手机电池,而且检查确认没人跟踪才会赴约。」

「我只在面对面的情况下跟别人约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跟别人碰面前,我会事先仔细检查他们的背景,以免掉入潜在的陷阱,同时借此了解对方冒多大的风险跟我碰面。你无时无刻都要意识到自己和对方正面临怎样的风险。我会把数位资料进行加密,存进好几张记忆卡,分别藏在安全的地方。」

「受到威胁时,一定要有一个国际支持网路来让大家更注意到你的存在,借此保护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面临的危险太大,就该考虑离开。你还应该接受互联网安全方面的训练并找到盟友,累积更多的资源和能力,之后才能平安归来。」

「眼观四面,耳听八方」

法新社负责安全问题的科技编辑Emmanuel Sérot

「团队合作保平安。我们的讲师会跟大家说『一个人走得比较快,但跟团队一起走得比较远』!通常我们的团队会有文字记者、平面和影片摄影记者、司机、记者助理,大家一起行动。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还会有一个专门负责安全的人,他不一定是团队中经验最丰富的成员,但他了解当地形也会说当地语言。这种时候我们每天早上都会开安全会议,记者助理会向编辑台提供建议。」 

「当你越来越靠近检查站却发现它看起来有点可疑,有时你还是会有一点时间可以掉头离开,所以一定要随时眼观四面耳听八方。」

「举例来说,路上都没人车或是反向车道车子很多,忽然冒出人群或是车子没在动,任何异常现象都可能让你在被检查站警卫看到前就知道前方有麻烦。我们建议所有在骚乱地区工作的记者遇到危险情况时打开追踪系统上的警报。」

「当我们知道资深编辑已经接获警告,我们面对、处理困难情况的方式也会有所改变。」

「表现谦卑和尊重」

平面摄影记者兼RSF董事会成员Alain Mingam

「记者只是见证者,同时也是某些人会为了金钱攻击的目标,越来越多记者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被锁定,所以他们在使用手机时必须格外小心,因为地理定位技术可以让他们很快被定位。为了避免让他们接触的对象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必须保护消息来源并对数据资料进行编码。」

「自由工作者应该意识到,当他们想争取表现时肾上腺素会飙升,这样可能会让他们陷入危险。媒体危机和记者之间的激烈竞争有时可能会让他们承担过多风险,反而变得更脆弱。」

「最后,我建议大家表现谦卑和尊重,并遵守所在国家的礼节和习俗。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和轻蔑的态度只会陷自己和所有同事处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