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 / 法新社

第6章:治疗身心创伤

本章内容包含下列项目:针对事故中伤员的基本急救步骤,如何发现和处理心理创伤的相关建议,这些心理创伤可能会在记者于冲突地区工作或参与紧急人道工作时造成影响。

1.受伤时的急救

本指南头几章提供的安全建议旨在降低记者所面临的风险,然而意外和伤害仍然可能会发生,所以我们在此介绍专业医疗人员抵达现场前可应用的急救程序。下列内容绝对不能拿来取代正规的急救训练。

为别人进行急救前必须知道的事

为别人进行急救有时会造成自己的心理创伤,当患者受伤情况特别严重、失去意识,或碰巧是孩童、同事或友人时尤其如此。这种状况会令人神经紧绷,而患者的受伤程度还有生存机率将取决于你的急救,不过别忘了,你得避免自己受伤才有办法为别人急救。另外请注意,不要急着当医生。有些急救程序若未正确执行可能会造成伤害。

接近事发地点时,请先评估现场状况以保护自己,留意现场是否有下列危险起火、缺氧、密闭空间及电气、化学或交通危险。切记,患者可能带有传染病例如肝炎或HIV,你可以戴上手套和其他防护装备来减少威胁。

以下资讯节录自法国红十字会出版的急救指南。我们强烈建议准备前往高危险地区的人参加实用的急救训练课程,下述资讯并不能取代实务训练。

急救四阶段

1.确保事故现场及相关人员的安全。

评估现场的安全条件,确定交通、火灾或电气等状况不会造成更多危险。只有确定自己不会面临危险才可以靠近事故现场。尽可能确保患者和其他在场人员都能保持安全。如果情况很危险,你无法在不冒风险的情况下采取行动,请通知急救人员。请在等待救援抵达的同时围出现场周遭的安全范围。

2.评估患者情况。

向患者自我介绍,跟他们说你打算做的事让他们安心。确定他们有意识并正常呼吸;如果他们的意识或呼吸状态有所改变,表示他们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请通知急救小组。

3.如果你自己需要帮助,请告知急救服务人员。

4.冷静、沉稳地进行急救。

处理神智不清的患者

如果患者神智不清但胸部规律上下起伏,请帮他打开呼吸道,然后摆成复苏姿势:

1.检查患者的反应。

2.打开呼吸道(请参考下列技巧)。

3.确保患者正在呼吸。

4.把他摆成复苏姿势(请参考下列技巧)。

5.请人打电话呼叫急救人员,如果你自己一个人,请去找人来帮忙。

6.救助人员抵达现场前,定期检​​患者是否有在呼吸。

如何打开患者的呼吸道

人失去知觉时肌肉会松弛,舌头会掉到喉咙后部堵住呼吸道。这时让患者的头往后仰,下巴往上抬,就能避免这种情形。

如有必要请松开患者的领子、领带或皮带。一只手压在额头上,让头轻轻往后仰。

同时把另一只手的指尖放在患者下巴的尖端往上抬,让舌头从喉咙后部抬起,打开呼吸道。

不要对下巴下方的软组织施加压力,这样可能会让患者无法呼吸。

确定患者有在呼吸

  • 检查患者胸部是否规律升降。
  • 将耳朵靠近患者嘴巴,聆听呼吸声。
  • 将脸颊靠近患者嘴巴,停留10秒钟以感觉他的呼吸。

如何将患者摆成复苏姿势

1.若患者有戴眼镜,请先把眼镜拿下来。确认患者双腿是否伸直并排。如果没有,请把它们轻轻靠拢,让双腿和身体呈一直线。

2.跪在患者旁边或采三脚架姿势(tripod position),将患者近侧手的上臂摆成和身体成直角的位置,弯曲肘部,使其手掌保持朝上。

3.让患者远侧手的手背贴着靠自己这侧的耳朵。轻推患者手掌使其压在耳朵上。

4.把自己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放到患者远侧腿的膝盖下方,抬起远侧腿,脚保持贴地状态。把自己的身体稍微往后挪,保持和患者胸部等高的位置,这样就有空间可以在身体不往后移动的状态下把患者身体转向自己。

5.帮患者转身:把患者远侧腿拉向自己,直到膝盖碰地为止。轻轻抓住患者远侧手的手肘,让手掌保持不动,防止其头部位置跑掉,接着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从患者头部下方轻轻移开。

6.调整患者大腿的位置,确保其臀部和膝盖成直角。

7.在不移动患者头部的情况下,用同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撑开患者嘴巴让液体流出。

请人打电话呼叫急救人员,如果你自己一个人,请去找人来帮忙。

定期检查患者呼吸是否正常。

复苏姿势

©图Jean-Pierre Danard。资料来源 Fédération des Secouristes 

Français Croix Blanche。

体外出血

当血液持续从伤口喷出或涌出时,应直接加压止血:

1.如果情况允许,请患者自行加压伤口,借此避免接触患者血液。

2.如果无法由患者自行加压,请用手套、塑胶袋或布料保护双手,然后直接按压患者伤口。

3.让患者平躺。

4.请身旁的人通报急救人员或自行通报。

5.若血流不止请加大施压力道。如果这样还是无法止血,患者肢体持续大量出血、危及性命,请考虑使用止血带(下方有操作说明)。

6.在救援抵达前,维持施加在伤口上的压力。

7.如果你必须离开现场(例如发出通报),请用压迫绷带代替手动加压。

8.结束后请洗手或消毒双手。

如何使用压迫绷带

请务必使用干净绷带取代手动加压,绷带必须完全覆盖出血的伤口。手动压力解除后,应尽快用压迫绷带包扎伤口。包扎时的宽度必须要能够完全覆盖衬料,长度必须要能够缠绕出血患肢体至少两圈。包扎要够紧才能防止伤口再度出血。

若压迫绷带无法完全止血,请在第一层衬料上再加一层以增加压力。若失败请恢复手动加压。

严重出血和止血带的使用方式

以下建议由法国红十字会培训主任Christophe Talmet提供。

当患者大量体外出血,你的第一个反应应该是使用止血敷料。止血敷料可以发挥衬垫的作用,对伤口加压,由免缝胶带牢牢固定住。

如果患肢大量出血,压迫敷料无法成功止血而且伤势可能危及生命,急救服务又有一段距离,只有完全符合上述条件时才应改用止血带止血。

止血带应为强韧布料制成的宽绑带,不会造成破皮但能止血。止血带应绑在略高于伤口的地方,将失去血液的皮肤范围缩到最小。

止血带的绑法如下:先用布料做一个环。若伤口位于小腿中部,请将套环放在患者膝盖下方,使带子两端在同一侧。先固定住带子的一端(例如用膝盖压住),然后将另一端从患肢和套环之间穿过去,用力拉紧以止血。最后拿起原先用膝盖固定住的一端将两端打结。

如果是专用的止血带,只要拉紧后旋转小棒子就可以绞紧

注意:

  • 使用止血带成功止血后,在患者由医生接手治疗前,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解开或松开止血带。
  • 记下使用止血带的时间并标示在患者身上的显眼处(例如额头)。这对于治疗患者的外科医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资讯。常见的做法是写下大写的T(止血带的英文字首)和当地时间。举例来说,如果使用止血带的时间是下午2:30,请写T14:30。
  • 请勿在止血带上盖上衣物或毯子,这样可能会让人没办法注意到,导致止血带太晚移除。
  • 患者可能表现出循环窘迫症状,例如低血压、脸色苍白或出冷汗,这时请让他们躺下来,安抚他们。
  • 不要给患者喝任何东西,因为他之后必须进行手术。必要时请帮他湿润嘴唇。

骨折

万一患者骨折但附近无法取得任何协助,最重要的步骤是固定骨折处上下方的关节,防止疼痛和进一步的并发症。

举例如下:

  • 前臂骨折请固定手肘和手腕
  • 小腿骨折请固定膝盖和脚踝

如果有必要移动患者,且当下没有其他更合适的方法,请用下列方式暂时固定患者四肢:

  • 衣服:如果现场没有可用的设备,可使用衬衫、毛衣、外套等衣物,翻面后固定在正确位置上,如果可以用领带或头巾绑紧更好。
  • 毛毯。
  • 由硬棉、帆布或不织布制成的三角绷带(三角巾)。长边长度至少要有1.2米(4英尺)。

下肢骨折:

  • 让患者躺下。
  • 用绷带和夹板小心地固定患者。
  • 通报急救单位,请他们带担架来将患者搬离现场。
  • 心理创伤:处理创伤压力

以下入门指南由协助记者处理创伤压力的达特中心(dartcenter.org)编写。

记者在高危险地区工作时,采访对象多半有丧失亲友、受到侵害、面临巨大个人损失的情形。记者本人可能会目睹死亡或遭受攻击,如果想保持采访报导的效力和自由度,记者必须意识到创伤可能会造成的心理影响。创伤压力没有被辨认出来的话,可能会让记者安全意识打折或减弱专业判断能力,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还可能会让记者脱离职涯轨道。拥有相关的基本知识不但可以提升记者的适应力,还可以让他们深入了解报导对象和消息来源的创伤经历。

创伤是什么?

当某人经历或目睹涉及死亡或死亡威胁、严重外伤,或对其身体完整性造成威胁的事件,或该事件引发强烈恐惧、无助感或惊恐时,这类事件都会被心理健康专家分类在创伤性事件。爆炸、暴力攻击、性侵、酷刑、自然灾害或严重事故都是常见的情境,也都是记者熟悉报导主题。

地理上的邻近关系并非必要条件:在某些情况下,反覆接触到伤亡影像或得知密友或家人遭受严重伤害都可能会引起相同的反应

创伤反应根源于生存本能。人类在面对感知到的威胁时,大脑会让某些激素释放(例如肾上腺素)。每个人的反应都会有所不同,但可能包括:

  • 警觉心或临场感升高

•打或逃反应(心跳加快、口干、排便控制失常、出汗等)

  • 麻木和疏离感(心理上感觉和事件分离或灵魂出窍)
  • 情绪高涨

这些都是对异常情况的正常反应,而且有时有助生存。人在身处危险环境时进入警觉模式有所助益,而且这些反应通常会在危险过去几天或几周后消退。然而有时这些压力持续更长的时间,当事人会觉得他所经历的苦难正在改变自己,并且发展出下列症状:

  • 侵入性记忆噩梦、瞬间重历其境、因小事忆起创伤性事件等
  • 唤起反应(心跳加快,夜间盗汗等)
  • 对日常事件反应过度、难以集中注意力、易怒、异常愤怒或暴怒
  • 情绪麻木、社会退缩,避免任何会提醒自己痛苦事件的东西,与亲人越来越疏远的感觉

如果记者回到安全地区一个月后持续存在这种反应,表示他有可能受到心理上的伤害。临床医生将「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定义为侵入、唤起、麻木的综合体,但也可能出现忧郁或滥用药物等其他变化。没人能够预测这种情况何时会发生在谁身上。即使是有多年现场经验并且适应良好,同事眼中情绪方面还算坚强的记者,都有可能在某个时间点开始感到负荷不了。 (请注意,对于持续生活在威胁中的当地记者来说,很难说怎样才算一个月的安全期,在这种情况下,创伤反应可能已经不属于为了适应当地环境而产生的生存反应。)

创伤和记者

大多数的媒体工作者在面对恐怖经验时会展现过人的应变能力。

记者在采访暴力内容时通常必须做出选择,决定要接下任务还是回绝,要怎么架构报导内容。这种控制权(其他幸存者和受害者通常被剥夺这种权利)可能会带给记者使命感,在某种程度上产生保护作用,但仍无法让记者对创伤免疫。

事实上,最近各项研究显示记者和军人、消防队员或其他在前线参与悲剧事件的人一样容易受到情感伤害。创伤压力对记者产生的影响特别不易被发现。研究显示,反覆暴露于恐怖中非但不会让人变得能够保护他人,反而增加当事人产生心理困扰的可能性。侵入性记忆、无法专心、睡眠困难、暴怒、麻木和社交孤立都有损记者的新闻判断、能力和人际关系。幸亏PTSD可以透过治疗大幅改善,研究显示积极采取各种自我照护措施就有机会增强适应力。话虽如此,记者还是应该注意、重视创伤造成的影响。

自我照护

创伤性压力源于对暴力的强烈情感参与。虽然它和与一般的压力不同,但两者还是有些相同的神经化学反应,也因此截稿期限、个人冲突、文化冲击、财务上的不确定性等日常压力可能会加剧创伤。记者在采访任务前、中、后期都可以分别采取实用措施来保障自己的心理健康。

任务前

  • 培训和准备:各项证据显示,事先针对艰难情境做好心理准备的人,实际身历其中时会有更好的情绪控制能力。进行敌对环境培训、发展手工技能、研究某个地区的历史和文化、增强创伤意识等各种准备工作都可以提高自我效能,减轻一般压力并增强适应力。
  • 找到盟友:事先联络该地区的人,建立自己的当地人际网路。记者、人道工作者、该地区的联合国人员,其他可以提供宝贵社交和实务支援的人。这点对只身前往当地的自由记者或军方的随队记者来说尤其重要。
  • 健身:锻练身体可增强抗压力。
  • 别忘了家庭事务:为家人、朋友、亲人空出时间。厘清自身的财务状况,确定近亲可以取得你的保险细节、遗嘱等。人在任务现场时还得担心这类未处理完的事务会给自己徒增极大的压力。建议在出发前收拾、整理房间。任务结束归来回到井然有序、安全的地方有助于恢复正常生活。
  • 确保你已做好出发的心理准备:证据显示,当一个人反覆暴露于危险和创伤中却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他得到PTSD的机率会大幅提升。如果出这趟任务会让你感到压力重重,情绪上感觉时机也不对,请考虑拒绝任务。

任务期间

  • 照顾身体:
  • 保持良好饮食和睡眠。 (就连特种部队的士兵都把这条列为优先事项。)
  • 做运动。只要伸展或散步半小时就足以提振心情。 
  • 多喝水。脱水会损害大脑功能。
  • 注意饮酒量。喝太多会增加做恶梦和瞬间重历其境的频率。
  • 注意刺激物。咖啡因会让肾上腺素升高。
  • 照顾自身的情感需求:
  • 发明简单的日常仪式,阅读、做运动或做手工艺等都有助于纾压。
  • 正视自己的感受,跟信任的人聊天或写日记。
  • 绝对不要小看笑声的重要性。
  • 想办法深呼吸,尤其是在感到不适时。 (慢慢把气吸进横隔膜、停下来,然后用更慢的速度把气呼出。)
  • 想办法养成换个方式看待负面情况的习惯:认知到已发生的事,然后列出仍然适用事件的正面看法。请专注在你能控制的未来步骤。一直去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能会让你变得脆弱。
  • 为他人提供支持:
  • 社会连结指的是给予和接受支持的能力,在当事者面对创伤时最能发挥保护作用。 
  • 如果当事者的同事乐观正向又不吝给予支持,他也会从创伤中恢复得更好。小心不要责怪他人。
  • 抽空听别人倾诉,但不要挖掘他们的感受,也不要假设他们可能正在经历什么事,或自以为他们该有什么样的感受。
  • 给自己和同事适当的恢复时间。
  • 如果有人无法好好处理创伤,可以建议他们专注在比较轻松的实际任务上,而不是完全停止工作。保持活动通常会产生保护作用。
  • 不同文化可能会用不同方式处理悲伤和创伤。请予以尊重。
  • 了解你的消息来源:了解创伤如何影响人们也能帮助你避免犯下报导上的错误。有些受害者深受影响,导致他们在陈述过程中无意识地说出和事实牴触的内容,有些人则有近乎影像般精准的记忆力。

任务后

放下采访内容往往是最困难的,后续的其他报导相形之下可能会让人觉得微不足道。有时记者会因为必须离开那些得继续面对危险或需要帮助的人而感到内疚,这些反应都很常见,多找人倾诉也会有所帮助,但要让其他人对他们的采访内容产生共鸣本身也是个挑战。有些人听到令人痛苦的东西时会想结束讨论,有些人会淡化他们听到的内容;而且记者本人可能会避免讨论某些可能让朋友、家人担心自己安全的话题。

以下是一些处理进入/离开报导过渡期的建议:

1.有些记者建议回家前先抽出一两天的「减压时间」。 (记得事先向你的伴侣或家人解释原因。)

2.想像回家后的生活可能可以成为出差期间的一大动力,但请尽量保持合理的期待。如果你已经离家一段时间,其他人的生活可能已经走到不一样的阶段了:你回家时可能无法和离家时的状态无缝接轨。

3.和其他有类似经验的人建立联系。能够在不需自我解释,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和他们聊聊(或单纯见面)都可能有莫大的帮助。

4.盘点你的心理健康,寻求帮助永远不嫌晚。

处理创伤性影像

来自战争地区、犯罪和天灾现场的影像通常很血腥,令人不舒服。过去十年高画质摄影机越来越普及,从传统新闻来源和社群媒体流入新闻编辑室的素材不但量变多,画面也更令人不舒服。即便影像所描述的事件发生在遥远的地方,记者和法医分析人员也沉浸在大量露骨、暴力、令人不安的照片和影片之中,他们可能会觉得这些东西正在渗入自己的私人大脑空间。厌恶、焦虑、无助等反应并不罕见,而且这些内容可能会以侵入性意念和睡眠中断的形式在工作以外的地方冒出来。

媒体工作者可以采取以下六项实用做法来减少创伤负担:

1.了解你的工作本质。把创伤性影像想像成辐射,一种具有剂量依赖性效应的有毒物质。记者和人道工作者及核能工作者一样都有该做的工作要做;同时他们也应采取明智措施,把不必要的暴露降到最低。

观看这些影像的频率可能比观看的总量更容易造成问题,所以请评估你能观看创伤图像的负荷量,并确保自己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2.减少不必要的重覆观看。检视你将档案分类和标记的流程,还有整理数位档案和资料夹等其他过程,借此减少不必要的观看次数。当你用交叉引用各种来源的影像来确认影片时,可以写下每段影像的特点,这样有助于把重新比对原始影像的频率降到最低。 (绝对不要在未事先警告同事档案内容的情况下把素材交给对方。)

3.试用不同的方法来观看影像,拉出你和影像之间的距离。有些人发现专注于某些细节(例如衣服)而避免其他细节(例如脸部)有所帮助。也可以试试看在影像令人不舒服的区域暂时喷雾处理或加上遮罩。影像编辑人员在剪辑暴力攻击镜头和死亡瞬间的影像时应避免使用循环播放功能或非常谨慎地使用该功能。请想出一套自己的解决方法。

4.试试看调整观看环境。把视窗调小或调整萤幕亮度、解析度都有助于降低观者感受到的影响。可以的话尽量关闭声音,声音通常是影响最大的部分。

5.经常远离萤幕休息一下。多看些赏心悦目的事物、四处走走、伸展四肢或想办法接触大自然(例如绿色植物和新鲜空气等),这些都有助于减轻身体的不适反应。特别注意,不要在睡前处理令人不舒服的影像,睡前观看会让它比较容易占据你的思绪。 (小心酒精,它会干扰睡眠,让恶梦变得更严重。)

6.制定自己的自我照护计划。当你在处理具有影响力的报导时,可能会忍不住花两三、四倍的心力去做,但别忘了一定要帮自己在工作以外的地方保留喘息空间。

管理阶层和编辑的注意事项

良好的创伤管理计划可以大幅提升员工的身心健康和效率。编辑有责任去了解创伤并建立适当的工作结构,尽量减少创伤带来的影响。有关资源和资讯请洽达特中心(www.dartcent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