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 / 法新社

第5章:最佳做法

针对媒体工作者的暴力行为日渐严重,使得各新闻机构开始想尽办法保护在危险区域工作的员工,其中包括强制受训,提供防弹夹克、配给防弹车和保镖,限制或禁止旅行等。

各新闻机构也越来越重视当地特约记者的安全,他们经常独自在现场工作,有时会身处极度危险的情况。 2015年2月12日,数十家媒体公司和无国界记者组织等新闻自由倡议团体发出联合声明,呼吁在危险区域工作的自由记者及雇用他们的编辑和新闻组织遵守国际安全规则。声明指出,报导危险内容的当地记者和自由工作者在这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并敦促编辑和新闻组织在培训课程和安全设备方面,如重视自家员工福利般重视这些新闻工作者的福利,并在自由工作者被绑架或受伤时负起同样的责任。

除了上述的国际倡议之外,数家大型广播公司和平面媒体组织已经制定了保护记者(包括正职员工和特约记者)的安全程序。 RSF已就该议题请教法新社、路透社、BBC和法国世界媒体集团,得出下列几项应加以推广的「最佳做法」,例如谨慎评估风险、重视培训、监督、完成任务后进行汇报、共享安全资讯、提升对创伤后压力的重视。

1.彻底进行风险评估

路透社不允许任何人在未经资深编辑和区域总经理的批准下从事可能危及生命的任务。法国世界媒体集团则聘请顾问,专门负责预防采访工作的风险。这位顾问以前曾在法国国防部和外交部工作,可以帮助记者和资深编辑衡量采访内容的新闻价值及其带来的风险。

BBC在检验高风险任务上做出很大的努力,这些任务包括派遣工作人员前往敌对地区,秘密拍摄危险团体及报导恐怖攻击、天灾和人为灾难及大型疫情等危险事件。 BBC还设立高风险团队,专门评估收集新闻资讯活动的相关风险,并协助编辑进行采访规划和部署。

BBC要求每一个被归类为高风险的采访任务都必须:

  • 提出详细书面报告以评估风险,列出降低风险的措施。
  • 无论是员工、特约记者、顾问或约聘人员,所有相关人士都必须接受适当的培训和/或有丰富的相关经验。
  • 列出团队所需的安全设备,包括个人防护设备、急救/创伤包、通讯设备。
  • 相关高层必须签字核可,表明其了解、接受这次编辑上的企图心值得冒这些风险,所以让员工出这趟任务。

工作人员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从事高风险工作,并有拒绝此类工作的绝对权利,而且不会因此受到任何惩罚或承受其他有害的后果。

2.训练和设备

许多新闻机构(包括2015年2月12日签署声明呼吁重视自由工作者安全相关的组织)都尽力确保在危险场所工作的记者(无论是正职员工还是自由工作者)都能接受急救和敌对环境工作相关的适当培训,并鼓励他们定期接受最新训练。

越来越多编辑会为记者提供防弹背心、头盔和防毒面具等防护装备。法国世界媒体集团还考虑到性暴力的风险,提供工作人员遭到性攻击后可以使用的工具包,其中包含事后药,广效抗生素和三合疗法工具包,让感染HIV的受害者到院接受治疗前可以先进行紧急治疗。

3.团队合作和监督

法新社一向尽力确保影音记者不会单独前往危险的示威游行活动进行采访,他们必须全程由法新社的文字记者或平面摄影陪同,帮他们留意四周状况。一般而言在危险区域中保持团体行动是铁则。有些编辑台会指派小组组长,由组长负责管理设备、做出安全相关的决策,并确保记者助理和其他在当地雇用的工作人员有足够的训练和/或经验。在某些情况下,编辑台可能会派专业安全顾问陪同团队执行任务,在实务上提供协助,例如帮忙寻找安全住所和车辆等。

4.事后汇报的重要性

任务完成后进行汇报有助于评估任务过程中哪些措施有效、哪些无效,并汇整各方从中学到的教训,供日后其他任务参考;这样一来资深编辑也可以听取从现场归来的同事的意见回馈,正视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法国世界媒体集团的资深新闻编辑和团队所有成员都会出席汇报,技术组也会派出一名代表参加,目的在于根据下面三个重点总结作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 编辑上:这些采访内容是否符合当初设定的目标?
  • 技术上:这些设备和传输是否令人满意?
  • 人事上:团队内部是否沟通良好,团队和编辑台的交流是否顺畅?

5.共享资讯

一位法新社记者说:「从艰难现场归来的记者是后继者的资讯宝山。」所以法新社为旗下员工建立了一个安全的部落格,有些客户也会申请取得观看权限。部落格会对当前冲突、危机的最新消息和相关建议(包括旅馆、行程等方面的建议)进行分类,上面也有对过去发生过的危机(例如伊波拉病毒疫情、巴黎《查理周刊》攻击事件)的回馈,实用的各国概况、清单,以及工具包内容、防弹夹克穿着教学等内容。

BBC认为完成任务后的汇报应有口头或书面摘要,列出记者、编辑的经验以及任何相关的新资讯或建议,这些内容将有助于公司未来对其他任务进行风险评估,同时也能改善安全程序。

6.处理心理创伤

完成任务后的汇报也是发现记者创伤后压力可能迹象的机会。如果采访内容明显对记者的心理造成很大的负担,很多编辑都会鼓励他们寻求心理协助。由于创伤后压力在很大程度上仍是新闻界的禁忌话题,记者应该要能够在保密的情况下申请这类心理上的支持。

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总部有一名常驻的心理学家,有时也会参与任务后的汇报。

更广泛地讲,管理阶层可以用密切关心记者的方式进一步预防创伤后压力。有些记者表示,他们从危险任务归来时会希望上司给他们几天的缓冲时间,让他们可以摆脱工作中累积的压力,慢慢回到日常工作的轨道,也希望同事不要出言讽刺他们(例如「度假好玩吗?」)。有些编辑会要求记者身边的同事密切留意他们回来后几周内的状况,如果发现情绪脆弱、莫名内向等创伤后压力的迹象,则必须向上呈报。我们将在下一章进一步详细描述这些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