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PATRICK T. FALLON / 法新社

證言

戰地工作:你需要知道、了解、注意的事項

無論你是自由工作者還是正職員工,對所有必須前往戰爭地區並生存下來的記者來說,這份工作的風險都不容小覷。最重要的是要做好準備,不要低估這類任務的難度。

我們請到十名新聞記者講述自己的經歷並提供寶貴建議。

「事前仔細擬定所有計畫」

RSF駐巴基斯坦代表Iqbal Khattak 

「出發前往任何危險區域進行採訪前,一定要事先向你服務的媒體或你打算發表報導的媒體取得同意。接著要自問,你接受過的訓練是否足以應付採訪期間可能遇到的任何狀況?你對這個地區有多熟悉?你對參與衝突的各方有多了解?如果遇到問題,你有什麼應對機制?這些都必須事先安排好。每天向主管預先報告當天行程,並在收工後回報工作情形也很重要。」

「你一定要非常熟悉該地區的傳統。對當地文化不敏感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嚴重麻煩。所以你應該要熟悉當地的穿著習慣、各種習俗和傳統,並調整與人交談的方式。」

「如果你計劃前往危險禁區,你需要知道該區域由誰掌管,最好在出發前先徵得掌管單位的同意。如果有多個團體自稱已佔領該區,那你得格外小心,因為這些團體之間可能會發生衝突,你有可能會進退兩難。」

「別信任任何人」

France 2電視台資深記者Stéphanie Perez

「你應該盡量多了解各種資訊。打電話給人在當地的同行,請他們提供建議並推薦記者助理。多跟外交官(包括法國大使館的外交官)交談,他們可以在你快出發的時候告訴你該國的最新概況。」

「盡可能穿中性的衣著:寬褲、寬鬆襯衫或連身衣/裙,不要穿任何會顯露身材曲線的衣服。保持團體行動,盡量待在男同事旁邊,有男士在場可能可以防止一些蒼蠅貼上來。」

「別信任任何人,隨時隨地保持警惕。就算表面上看起來最善良的人也有可能會對你不利。不要在晚上告訴司機你隔天要去哪裡,這樣他就有可能有時間告知他身邊的人。坐進車子後再告訴他你要去哪裡。不要一次告訴他一整天的行程,每次只告訴他接下來一小時的行程。你的當地助理很了解那個地方,所以你應該聽他的話。當他覺得不對勁你們就應該掉頭,不要把運氣拿來賭。」

「在暴力示威活動或暴動期間,請戴上頭盔以防被石塊砸中。避開狹小巷道,記下主要道路的位置以方便逃生,記下必要時可以進去避難的店家。」

「我一向假設我們正被竊聽和監視」

新聞雜誌《新觀察家》(l’Obs)資深記者Christophe Boltanski

「在任何危險環境中,你的當地助理都是重要關鍵。他不但是你的口譯,還可以警告你任何危險。你應該選你信任的人。好司機和狀況良好的車子也很重要。車子如果發生機械故障可能會有嚴重後果,如果發生在不對的地點,事情會更糟糕。最好不要貪小便宜。」

「網路安全方面,我一向假設我們正被竊聽和監視,上上策就是在出發前把所有可能會對自己不利的東西都存在USB上,留在家裡不要帶去。採訪期間,請確保你的筆記本絕不離身。你可以用代碼或假名來保護消息來源。」

「如果你在巴格達這種可能會被綁架的地方,最好不要事先安排跟任何人見面。訪談時也最好不要在同個地方待太久,停留半小時就離開。有時你必須相信自己的直覺,如果你覺得不那麼自在,跟對方說『這樣可以了,我得走了』就好,不必把事情搞大。」

「為了在出差期間維持穩定的家庭生活,我覺得每次都應該跟孩子聊聊你的任務,讓他們放心。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寄照片給他們看你人在哪,看你住的旅館、房間,還有跟誰在一起,讓他們安心一點。」

「記者專用的秘密臉書社區」

RSF駐烏克蘭代表

基輔NGO Institute of Mass Information所長Oksana Romaniuk

「我們在基輔的獨立廣場經歷非常激烈的抗議活動。一開始我們叫記者用橘色徽章標識身分,但我們很快發現烏克蘭警察利用這些橘色貼紙攻擊當地記者,所以決定改印黑白的PRESS英文貼紙讓記者貼在頭盔或外套上。」

「結果警察就不敢開槍了,因為對方有可能是外國記者,他們不想惹麻煩…我們知道在某些情況下那樣會有幫助。如果你在對記者有敵意的人群中,身上的身分標識應該可以要像貼紙一樣可自由移除。」

「當然你也應該穿方便行動的鞋子、運動鞋才能跑。最早我們戴的是工地安全帽,如果被石頭砸到可以保護你的頭,但它很容易掉下來。在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幫助下,我們購買了滑雪頭盔。」

「這種頭盔很完美,如果你被橡皮子彈和石頭砸中它可以提供保護。我們還有可以擋橡皮子彈的防彈眼鏡,可以抵禦橡皮子彈,還有防催淚彈的面罩和防毒面具。我們為記者開了一個秘密的臉書社群:記者可以用手機查看自己的位置,發送警報並互相幫助。」

「絕對不要獨自行動」

紀錄片導演、電視記者、RSF董事會成員Paul-Stéphane Manier

「如果要我建議的話,就是絕對不要獨自行動,一定要隨隊行動,不管是常規部隊或反叛軍,讓對方對你的安全負責。如果你覺得當局千方百計要阻止你進入作戰區,你可以放手一搏,想辦法去到那裡。」

「但你最好想辦法確保對方知道你要過去,這樣他們就不會以為你是假扮成記者偷帶武器過去的敵軍等。」

「當那些會為了搶你手錶而殺害你的戰士擋住你的路線,你應該保持低調,不要自作聰明,要耐心等待。一旦被關起來,你不知道自己會被關多久。」

「你應該表現出合作的態度,但絕對不可以供出那些說出來後會使他人受害的姓名和地址。你應該盡量把這些資訊背下來,通訊錄裡只留幾個電話號碼。不要帶筆電或智慧型手機,盡量什麼都不帶。」

「有一天採訪工作進行到一半,一切都很順利,但我腦裡忽然響起警報,告訴我『小心,你的好運可能用完了』。之後我就不再報導戰爭。我永遠不會知道當時的直覺是對是錯,但至少我現在人還在這!」

「一定要意志堅強」

France 2電視台資深記者Martine Laroche-Joubert

「大部分的衝突地區都充滿未知數。你應該跟相處融洽、對危險跟你有相同認知,你很信任,而且有難時可以依靠的攝影記者同行。兩人都不應對對方施加任何壓力,那樣一定會導致災難。帶上合適的鞋子,保持體態,需要時才有辦法跑。」 

「我去敘利亞前把iPhone關機留在土耳其,這樣俄羅斯人支持的阿薩德(Bashar al-Assad)部隊就無法用手機訊號追蹤我。而且我用衛星電話連絡編輯台的時候,每次都只講10秒,掛斷前都會說『我沒事』。」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態。面對危險會害怕是很正常的。恐懼可以產生正確的反應,但千萬不要驚慌。恐慌會傳染,會讓你做出錯誤的決定。你心理上要很堅強,跟同樣堅強的人在一起。有時你可能必須躲藏好幾個小時,無法動彈。你一定要能夠在不驚慌的情況下耐心等待。」

「被囚禁時一定要想辦法和獄卒打交道」

瑞典自由記者Martin Schibbye,他曾在衣索匹亞坐牢438天

「一定要有計劃,為最壞的情況做打算。我和攝影師是在衣索匹亞報導追求獨立的叛軍時被捕的。我們之前就建立了一個系統,每24小時打一次電話回家報平安,如果我們失去音訊,家鄉的同事就會有所警覺。」

「結果真的有效。同事看到新聞得知我們被捕,馬上把我們的電子郵件和社群媒體帳戶密碼改掉。這個方法很好,因為被拷問時你有可能會忍不住供出這些資訊。」

「被囚禁時,最重要的就是設法破冰,想辦法跟獄卒建立個人連結,讓他們把你當人看。因為足球是國際語言,我們一開始就跟對方聊足球,聊瑞典,聊伊布。」

「跟別人開玩笑,但不要質疑他們的權威性。配合對方。他們可以脫光你的衣服羞辱你,對你施以酷刑,但你可以決定自己是誰,這是他們無法剝奪的權利。你是記者,你可以客觀思考之後要如何報導自己的遭遇。」

「想辦法弄來紙筆做筆記,然後藏起來。不管牢房多小,想辦法在裡面做一些體能運動。你可以上下跳動,走八字型(這樣就不會頭昏眼花)。背誦詩歌還有唱歌都可以帶給你力量。」 

「受到威脅時一定要有國際支持網路」

調查記者兼RSF駐洪都拉斯代表Dina Meza

「洪都拉斯是個言論自由脆弱,記者被受到打壓的地方。我工作的報社受到監視,我經常收到死亡威脅,家人也受到威脅。我的車子被破壞,我們的律師被殺害,我曾經好幾次被迫搬家。我們家有一半的錢用在安全預防措施上。做這行很辛苦,但我怎能把這樣的國家交給我的孩子呢?這就是讓我繼續下去的動力。」

「我確保自己永遠不會落單,藉此保護自己。我家外面有武裝警衛。我從不用電子郵件或電話跟別人約見面,跟別人碰面前一定會先取出手機電池,而且檢查確認沒人跟蹤才會赴約。」

「我只在面對面的情況下跟別人約下次見面的時間地點。跟別人碰面前,我會事先仔細檢查他們的背景,以免掉入潛在的陷阱,同時藉此了解對方冒多大的風險跟我碰面。你無時無刻都要意識到自己和對方正面臨怎樣的風險。我會把數位資料進行加密,存進好幾張記憶卡,分別藏在安全的地方。」

「受到威脅時,一定要有一個國際支持網路來讓大家更注意到你的存在,藉此保護自己。如果你覺得自己面臨的危險太大,就該考慮離開。你還應該接受網路安全方面的訓練並找到盟友,累積更多的資源和能力,之後才能平安歸來。」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法新社負責安全問題的科技編輯Emmanuel Sérot

「團隊合作保平安。我們的講師會跟大家說『一個人走得比較快,但跟團隊一起走得比較遠』!通常我們的團隊會有文字記者、平面和影片攝影記者、司機、記者助理,大家一起行動。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還會有一個專門負責安全的人,他不一定是團隊中經驗最豐富的成員,但他了解當地形也會說當地語言。這種時候我們每天早上都會開安全會議,記者助理會向編輯台提供建議。」 

「當你越來越靠近檢查站卻發現它看起來有點可疑,有時你還是會有一點時間可以掉頭離開,所以一定要隨時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舉例來說,路上都沒人車或是反向車道車子很多,忽然冒出人群或是車子沒在動,任何異常現象都可能讓你在被檢查站警衛看到前就知道前方有麻煩。我們建議所有在騷亂地區工作的記者遇到危險情況時打開追蹤系統上的警報。」

「當我們知道資深編輯已經接獲警告,我們面對、處理困難情況的方式也會有所改變。」

「表現謙卑和尊重」

平面攝影記者兼RSF董事會成員Alain Mingam

「記者只是見證者,同時也是某些人會為了金錢攻擊的目標,越來越多記者因為政治上的原因被鎖定,所以他們在使用手機時必須格外小心,因為地理定位技術可以讓他們很快被定位。為了避免讓他們接觸的對象處於危險之中,他們必須保護消息來源並對數據資料進行編碼。」

「自由工作者應該意識到,當他們想爭取表現時腎上腺素會飆升,這樣可能會讓他們陷入危險。媒體危機和記者之間的激烈競爭有時可能會讓他們承擔過多風險,反而變得更脆弱。」

「最後,我建議大家表現謙卑和尊重,並遵守所在國家的禮節和習俗。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和輕蔑的態度只會陷自己和所有同事處於危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