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 / 法新社

第五章:最佳做法

針對媒體工作者的暴力行為日漸嚴重,使得各新聞機構開始想盡辦法保護在危險區域工作的員工,其中包括強制受訓,提供防彈夾克、配給防彈車和保鏢,限制或禁止旅行等。

各新聞機構也越來越重視當地特約記者的安全,他們經常獨自在現場工作,有時會身處極度危險的情況。2015年2月12日,數十家媒體公司和無國界記者組織等新聞自由倡議團體發出聯合聲明,呼籲在危險區域工作的自由記者及雇用他們的編輯和新聞組織遵守國際安全規則。聲明指出,報導危險內容的當地記者和自由工作者在這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並敦促編輯和新聞組織在培訓課程和安全設備方面,如重視自家員工福利般重視這些新聞工作者的福利,並在自由工作者被綁架或受傷時負起同樣的責任。

除了上述的國際倡議之外,數家大型廣播公司和平面媒體組織已經制定了保護記者(包括正職員工和特約記者)的安全程序。RSF已就該議題請教法新社、路透社、BBC和法國世界媒體集團,得出下列幾項應加以推廣的「最佳做法」,例如謹慎評估風險、重視培訓、監督、完成任務後進行彙報、共享安全資訊、提升對創傷後壓力的重視。

  1. 徹底進行風險評估

路透社不允許任何人在未經資深編輯和區域總經理的批准下從事可能危及生命的任務。法國世界媒體集團則聘請顧問,專門負責預防採訪工作的風險。這位顧問以前曾在法國國防部和外交部工作,可以幫助記者和資深編輯衡量採訪內容的新聞價值及其帶來的風險。

BBC在檢驗高風險任務上做出很大的努力,這些任務包括派遣工作人員前往敵對地區,秘密拍攝危險團體及報導恐怖攻擊、天災和人為災難及大型疫情等危險事件。BBC還設立高風險團隊,專門評估收集新聞資訊活動的相關風險,並協助編輯進行採訪規劃和部署。

BBC要求每一個被歸類為高風險的採訪任務都必須:

  • 提出詳細書面報告以評估風險,列出降低風險的措施。
  • 無論是員工、特約記者、顧問或約聘人員,所有相關人士都必須接受適當的培訓和/或有豐富的相關經驗。
  • 列出團隊所需的安全設備,包括個人防護設備、急救/創傷包、通訊設備。
  • 相關高層必須簽字核可,表明其了解、接受這次編輯上的企圖心值得冒這些風險,所以讓員工出這趟任務。

工作人員在完全自願的基礎上從事高風險工作,並有拒絕此類工作的絕對權利,而且不會因此受到任何懲罰或承受其他有害的後果。

  1. 訓練和設備

許多新聞機構(包括2015年2月12日簽署聲明呼籲重視自由工作者安全相關的組織)都盡力確保在危險場所工作的記者(無論是正職員工還是自由工作者)都能接受急救和敵對環境工作相關的適當培訓,並鼓勵他們定期接受最新訓練。

越來越多編輯會為記者提供防彈背心、頭盔和防毒面具等防護裝備。法國世界媒體集團還考慮到性暴力的風險,提供工作人員遭到性攻擊後可以使用的工具包,其中包含事後藥,廣效抗生素和三合療法工具包,讓感染HIV的受害者到院接受治療前可以先進行緊急治療。

  1. 團隊合作和監督

法新社一向盡力確保影音記者不會單獨前往危險的示威遊行活動進行採訪,他們必須全程由法新社的文字記者或平面攝影陪同,幫他們留意四周狀況。一般而言在危險區域中保持團體行動是鐵則。有些編輯台會指派小組組長,由組長負責管理設備、做出安全相關的決策,並確保記者助理和其他在當地雇用的工作人員有足夠的訓練和/或經驗。在某些情況下,編輯台可能會派專業安全顧問陪同團隊執行任務,在實務上提供協助,例如幫忙尋找安全住所和車輛等。

  1. 事後彙報的重要性

任務完成後進行彙報有助於評估任務過程中哪些措施有效、哪些無效,並彙整各方從中學到的教訓,供日後其他任務參考;這樣一來資深編輯也可以聽取從現場歸來的同事的意見回饋,正視自己必須承擔的責任。法國世界媒體集團的資深新聞編輯和團隊所有成員都會出席彙報,技術組也會派出一名代表參加,目的在於根據下面三個重點總結作業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 編輯上:這些採訪內容是否符合當初設定的目標?
  • 技術上:這些設備和傳輸是否令人滿意?
  • 人事上:團隊內部是否溝通良好,團隊和編輯台的交流是否順暢?
  1. 共享資訊

一位法新社記者說:「從艱難現場歸來的記者是後繼者的資訊寶山。」所以法新社為旗下員工建立了一個安全的部落格,有些客戶也會申請取得觀看權限。部落格會對當前衝突、危機的最新消息和相關建議(包括旅館、行程等方面的建議)進行分類,上面也有對過去發生過的危機(例如伊波拉病毒疫情、巴黎《查理週刊》攻擊事件)的回饋,實用的各國概況、清單,以及工具包內容、防彈夾克穿著教學等內容。

BBC認為完成任務後的彙報應有口頭或書面摘要,列出記者、編輯的經驗以及任何相關的新資訊或建議,這些內容將有助於公司未來對其他任務進行風險評估,同時也能改善安全程序。

  1. 處理心理創傷

完成任務後的彙報也是發現記者創傷後壓力可能跡象的機會。如果採訪內容明顯對記者的心理造成很大的負擔,很多編輯都會鼓勵他們尋求心理協助。由於創傷後壓力在很大程度上仍是新聞界的禁忌話題,記者應該要能夠在保密的情況下申請這類心理上的支持。

法國世界媒體集團總部有一名常駐的心理學家,有時也會參與任務後的彙報。

更廣泛地講,管理階層可以用密切關心記者的方式進一步預防創傷後壓力。有些記者表示,他們從危險任務歸來時會希望上司給他們幾天的緩衝時間,讓他們可以擺脫工作中累積的壓力,慢慢回到日常工作的軌道,也希望同事不要出言諷刺他們(例如「度假好玩嗎?」)。有些編輯會要求記者身邊的同事密切留意他們回來後幾週內的狀況,如果發現情緒脆弱、莫名內向等創傷後壓力的跡象,則必須向上呈報。我們將在下一章進一步詳細描述這些症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