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LEO RAMIREZ / 法新社

第一章:日益增加的風險

對記者而言,高風險任務意即工作環境造成身體傷害(死亡、受傷或重病)的可能性遠高於一般情形。其中包括:

  • 敵對環境:有獨裁政權、衝突地區、叛亂或高犯罪率,以及極端氣候或地形的地區(叢林、極地地區、沙漠)。
  • 危險事件:例如暴力示威、暴動、恐怖攻擊,或化學、生物或核能事故,天然災害(地震、颶風、洪水)或疫情大流行。
  • 高風險活動:例如對恐怖組織、黑道或暴力極端主義分子進行調查和/或臥底工作。

記者成為攻擊目標

自2005年以來,超過750名記者在工作中遇害,或因其工作被殺害。他們之所以成為攻擊目標是因為他們具有記者身分,而他們的報導和調查工作會對其中一方的自我宣傳構成威脅。敘利亞為這類迫害提供了沉重的案例研究。敘利亞自2012年以來一直位居記者最易喪命的國家前三名,由於記者在當地被綁架、劫為人質,甚至斬首的風險與日俱增,編輯台越來越不願派人前往該國。 

資訊和通信科技迅速發展也為記者帶來新的危險:他們的活動會被監視,資料會被截取。資訊安全會是個不斷演進的挑戰,我們將在此版指南中用一整章(第4章)的篇幅來討論這個問題。

女性記者面臨雙倍威脅

隨著越來越多女性進入媒體業,新的危險也隨之浮現:性騷擾和暴力。2011年CBS電視網的戰地記者在開羅的解放廣場遭到暴力攻擊,針對女性記者的性暴力從此不再是禁忌話題。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IWMF)於2013年8月至2014年1月間對977名女記者進行研究;研究報告指出,近半數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曾在工作時成為性騷擾的對象。儘管這類壓力主要發生在辦公室,但也發生在報導現場和記者會上。同一研究中,七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曾遭受肢體騷擾(以猥褻為主),其中十分之八的人表示他們並未呈報這些事件,因為他們擔心這樣反而會加深創傷。

教科文組織總幹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稱這種針對女記者的暴力為基於性別和職業的「雙重攻擊」。有鑑於此,聯合國安全理事會2015年5月27日通過的第2222號決議特別指出女記者和媒體工作者在工作時面臨「特定風險」,並呼籲各方在思考如何保障記者在武裝衝突的人身安全時,能夠重視性別問題。

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參考資深女記者的建議,在本指南中為在該領域工作的女性列出一些實用資訊。